思,所以可别小看女人,另外……麻烦你再去一趟关外查查田聪的死因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4
  • 来源:经典千人斩日产首页_经典千人斩在线无代码_经典千人斩在线观看67

  思,所以可别小看女人,另外……麻烦你再去一趟关外查查田聪的死因。”齐劲想知道他的死是否与文府有关?为何那女人会待在那儿?

  “是,属下立刻去办。”张源拱手道。

  “等等,这段路途可不短,你去帐房那儿多带点儿盘缠,嗯?”齐劲喊住他。

  “不用了,十三少给的薪俸可以让我过好久,再说我一个人,根本不需要这么多银子。”

  “傻瓜,你将来不用娶妻、生子吗?到时候我可不加俸,你现在勤快点的给我存起来。”齐劲拍拍他的肩膀,“懂吗?”

  “嗯,我懂。”其实他并不怎么懂,因为他压根没想过要娶妻,既不娶妻又哪来的子?

  “那好,你去帐房拿点银子带著吧。”齐劲摆摆手。

  “是。”

  眼看他离开,齐劲下禁摇摇头。“唉……真是个憨直的男人。”

  三天后。

  齐劲乔装成小静,又一次来到文府,她看看自己的装扮,以及这阵子刻意学的女人行止,他确信就算是与文择或文济碰上也不会被识破。

  当他提著包袱走近莹儿时,就见她欣喜若狂地朝他飞奔过来。“见到你真好,我真怕他们不放人呢。”

  “他们为什么不放人呢?”齐劲想知道她为什么这么想。

  “我怎么知道那个齐劲是什么人,况且文济前阵子夺走他的金弓,他应该视文府为敌,不会那么容易放你走才是。”莹儿一提起齐劲,睑上就明明白白写著「恨”字。

  “你认为齐劲是什么样的人?”他好奇地问:“你对他很熟吗?”

  “他!”莹儿愣了下。“我根本没见过他,只是纯粹不喜欢他。”更因为他极可能是她的杀父仇人!

  “其实你错了。”他笑望著她。

  “怎么说?”

  “他虽然是我的主子,可从不摆架子,也从不逼我们签卖身契,像这次就因为我没签下卖身契,才可以还钱离开呀。

  “哦。”莹儿皱起眉,想:怎么和文济说的都不-样?

  “若不是因为莹儿,我还真舍不得离开齐府呢。”见她似乎怀疑他的话于是又说。

  “嗯,或许是我误会他。”她摇摇头,像是逃避这个话题“别谈他了,来,快把包袱放下,这边坐。”

  “知道吗?我一路上都好兴奋呢。”齐劲娇滴滴一笑。

  “我也是呀,直等不到你就好著急,深伯你反悔了。”莹儿直瞅著齐劲那张俊俏脸孔。“小静,你真的愈看愈美耶。”

  “我!”齐劲干笑,想他一个大男人老被女人称赞美,真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悲哀?

  “你别开玩笑,大家都说我太高、太魁梧,就只会取笑我呢。”他挺悲伤地说,

  “别难过,那只是一些人片面的想法。”莹儿眼珠子轻瞟了下又说:“想不想在文府逛逛,我这就带你四处走走。”

  “好啊,让我熟悉一下环境也好,否则像上回一样又迷路了。”说起这事,

  他不免又想起他们初识的情景。

  “好,那我们现在就去,”

  在莹儿的带领下,他们-块儿步出房门。

  “这里是兰园,听说再过去是荷塘,咱们过去看看,”

  “听说?!”齐劲听出她的语病。“你也不曾去过吗?”

  “是不曾。”她摇摇头。“以往都是听丫鬟小莲说的。”

  “既是如此,那我们走吧。”这回换他以大手握住她的小手,两人一块儿朝荷塘-步。

  经过一处荷榄亭,便可瞧见远处一池清水,里头有著粉荷妆点,虽不特别,却也清新。可这“清新”之感,不一会儿竞被一声声女子暧昧的淫浪嘶喊给破坏殆尽!

  “啊……嗯……别——您行行好,放开我,我受不了了。”女人又是求饶又是呻吟的,声音从荷塘边的小屋内逸出,让莹儿不知所措起来。

  “是谁在里面?”齐劲故作无知地朝那走去。

  “别去。”莹儿赶紧拉住他。

猜你喜欢

突然,一个女人的手伸到他眼前,接着慢慢打开手心,里头放着的就是一颗相思豆!

突然,一个女人的手伸到他眼前,接着慢慢打开手心,里头放着的就是一颗相思豆!他立即抬起脸,当看着她微笑的脸庞时,已迫不及待地紧紧拥住她,亲吻着她的眼、鼻、唇……所有、所有……「老

2020-03-06

灿玲,我跟他真的没什么,他为什么要追我我也不懂

灿玲,我跟他真的没什么,他为什么要追我我也不懂。」她闭上眼,在心底不断告诉自己,她绝不能当真。「-不知道自己的魅力吗?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呀!」「我才不信-说的那一套,在我被骗之

2020-03-06

够了,别烦我,你走。”宋昱用力将手中的杯子往地上一掷

够了,别烦我,你走。”宋昱用力将手中的杯子往地上一掷,索性拿起酒坛猛灌了起来。林管事见状,知道再说也无用,只好摇摇头,离开这儿。这时,花园另一头走来了一位俊逸非凡的男人,当他来

2020-03-06

姑娘,您是打从这条小路上来的吧?”老樵夫望了望她背后

姑娘,您是打从这条小路上来的吧?”老樵夫望了望她背后。“对,没错。”“那你刚刚肯定错过他住的地方了,你可曾注意到方才经过一间石屋啊,那也是这条路惟一的一间石屋。”老樵夫才刚说完

2020-03-06

十一少!他是谁?”莹儿-时厘不清事情。

十一少!他是谁?”莹儿-时厘不清事情。“他是……是咱们十三少的好朋友。”小丫鬟只好这么回答——“那我去找他,求他让我跟劲见一面。”莹儿急著要下床。“您别这样,您的伤势才刚好,千

2020-03-06